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《决斗》

《决斗》
《决斗》(

    陷空岛的头目韩林,和黑道飞虎帮的麦一刀,相约决斗。

    开封府尹包公,密令展昭介入∶“这两个人有一个死,则江湖仇杀无日无之,展昭
你看看有什麽方法化解吧!”

    展昭微服离开京城。

    究竟韩林和麦一刀为什麽结怨?原来是为了一个青楼妓女杨菲。

    杨菲是京口丽花院的名妓,她年方十九,生得皮滑肉白,腰肢细幼。杨菲最令男人
心动的,是她那双似睡不醒的淫眼,和小小的红唇。

    韩林一见她,就惊为天人,当晚就做了入幕之宾。

    韩林三十二岁,正当盛年,床第之事,是骁勇的。

    “杨菲。”他的大嘴封着她的红唇,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。

    “唔┅”杨菲搂春他,她的丁香尖舌,塞进他的口腔内搅动。

    韩林啜着她的香涎,似乎还不心甘∶“唔┅杨菲┅我要你喂我饮酒┅”

    杨菲婉转逢迎。她爬起来,将桌上酒壶放进小嘴,注了一啖酒,然后将酒半吻半吐
的,吐进韩林的嘴巴内。

    她用小嘴含着酒壶嘴时,韩林淫念大起∶“如果是我的阳物塞进她的小嘴内时,会
不会把她的喉咙撑破?”

    他淫念未止,杨菲的嘴已迎了上来,她凤眼半闭,酒就从她口里,一直流入韩林嘴
内。

    韩林一手,就扯开她的衣带。

    “唔┅”杨菲低低的叫了一声,她这般骚叫,是从骨内发出来的。

    她的裙很快就被扔到地上,跟着,杨菲的红胸兜、亵裤,都被抛到床下。

    她变了一只白羔羊,男人见了都会心动的白羊。

    她的乳房不大,却很圆,圆得像个碗,奶头是小小的嫣红一点,没有乳晕。

    她乳房很白,白得连蓝色的筋脉都清晰可见,当韩林的大手掩落这团白肉上时,马
上泛起淡红的指印。

    “噢┅啊┅”杨菲又张嘴娇呼。

    她的嘴很细,韩林忍不住就解下裤子,他掏出自己的阳具来。

    他的东西有五寸长,有点儿粗,已经斜斜地昂起。

    “唔┅我不要┅”杨菲娇呼,她用手掩着自己的眼睛,作势不敢看。

    韩林的肉棍在她面上蕩来蕩去,特别是他垂下来的阴囊,还有囊内两粒小卵。

    他的阳具是紫色的,龟头狰狞。

    杨菲用手掩眼,就露出腋窝来,她的腋窝下是大片的黑毛。女人露出腋下的毛,就
令人想到她牝户上的萋萋芳草。

    杨菲牝户上的毛就不及她的腋毛多,她的阴毛只有一小撮,生长在阴唇旁。

    韩林不急于进桃源,他握着自己的阳具,就顶向杨菲的腋窝。

    “嘻┅嘻┅”杨菲娇笑起来。

    女人天生怕人家搔她痒处,腋窝就是令她最易发情的地方。杨菲的手一曲,就将韩
林的阳物夹着。

    她的腋毛挨着他的龟头,臂弯曲起,夹得他很舒服。特别是腋毛扫在龟头的嫩肉上
时,那种畅快,简直难以言传。

    “噢┅”韩林低呻了一声,他的阳具昂得更高了。

    “唔!夹死你。”杨菲又轻呼。

    她臂部有动作时,胸前双丸就左右荡了荡。

    韩林本来是跪在她身旁的,这时,膝行了一步,他拔出夹在她腋窝下的阳物。

    韩林的龟头已经变得油润,除了杨菲腋窝的汗珠外,还有他的分泌。她的腋毛褪掉
了两根,黏在他的龟头上。

    “噢┅差点夹扁了。”韩林淫笑,他手指一弹,弹开了龟头上黏着的毛毛。

    “你说,我这副家伙大吗?”韩林握着阳具,有点得意。

    “唔┅好吓人呀。”杨菲呶了呶小嘴。

    “我就是喜欢你的嘴。”韩林的阳物一送,就揣到她鼻尖来。

    他那紫黑的大龟头,离她鼻孔前不足半寸。

    “我不┅”杨菲张嘴想叫,但她的樱唇一张,他腰肢就往前一送。

    “呜┅”杨菲只觉得一支热热粗粗的东西,直插进她的小嘴内。

    她想摇头,但韩林就按着她∶“试试我的肉棒子。”

    “呜┅”杨菲的嘴被撑得满满的,口涎从嘴角溢流出来。她眼睛凸出,粉脸变得绯
红。

    他的东西大,而她的嘴小,韩林这下子,直挺到她喉咙探处,他的龟头碰到她的喉
蒂,而杨菲看样子是喘不过气来。她一急之下,就在他的阴茎上咬了一口。

    “哎哎。”韩林身子一缩,阳具就从她嘴内滑了出来。

    杨菲这下虽不是太用力,但亦令他有痛的感觉。

    “我透不过气┅你┅你把我卡死了┅”杨菲眼角泛出泪光∶“你┅你一点都不怜惜
我。”

    她想爬下床穿回裙子。

    “你发什麽怒?”韩林嬉皮笑脸,一手搂在她的纤腰∶“来,我亲你一口。”

    杨菲呜咽的哭了起来∶“我们这种青楼女子,就是给人欺负。”

    “哈┅谁欺负你了?”韩林的手在她的胴体上游移着。她的肌肤很滑,滑不溜手。

    “我给人欺负了,是不是你帮我出头?”杨菲脸上儘是泪痕。

    女人的眼泪,有时十分利害。

    韩林在她粉脸上亲了一口∶“我是陷空岛上的英雄,谁不让我三分?”

    “你怕不怕飞虎帮的麦一刀?”杨菲的泪止了∶“假如你为我把麦一刀杀了┅我
意┅随你欢喜怎对我也可以。”

    “好,这麦一刀是江湖败类,他和你有仇恨?”韩林身子一压,将杨菲压在身下。

    杨菲点了点头。

    韩林没有再说话,他的嘴已经吻落她的胸脯上。

    “哎┅啊┅”杨菲呻吟起来,他含着她一颗奶头,先是用唇去啜,然后伸出舌尖去
舐┅

    “哎┅啊┅!”杨菲的纤腰扭动起来。

    她的奶头在他嘴内发硬、凸起。他另一只手,就紧握着她另一边的乳房,他运用的
力不轻,将她白白的乳房捏得满是红红的指印。

    “啊┅啊┅”杨菲双手搂着韩林的背脊,十指嵌进他背上的肌肉内。

    他觉丹田下有如火烧,他的阳物在她小肉洞口顶来揩去,韩林已经忍不住了。

    “哎呀┅轻点┅啊┅”杨菲突然双足直挺,手指抓着他的背。

    韩林的阳具已插进她的牝户内。

    杨菲的牝户比她的小嘴宽,但,要容纳韩林的肉棍儿,仍令她蹙眉呻吟∶“哎┅太
大了┅我痛┅哎呀┅”

    她双眼眯成一条缝,腰肢弓起。

    她的表情,足以令男人兽慾冲动,韩林只觉她牝户内重门 户,他每多挺一分,就
有嫩肉裹着他的龟头似的。

    他稍为仰起腰,将阳具拔回来少许,然后又深深的一插。

    “哎哟┅奴婢活不了┅啊┅都顶中子宫了┅痛┅”杨菲又是呻吟,  着眉丝细眼∶
“你再顶多几下,我┅我就要死了。”

    韩林暗笑∶“好┅就让你欲仙欲死。”他运用九深一浅,连连顶了几下。

    “哎┅哎┅哎┅死了,奴奴要死了┅”杨菲两眼翻白,她双腿紧夹着他的腰眼。

    韩林的身子往下捣时,她就 起屁股往上迎。

    “你这骚货。”韩林甚喜她的骚劲,彷佛有啜力似的,扯着他的龟头。

    他连连的抽送了百来二百下。


《决斗》(二)

    “啊!┅丢了┅奴奴阴精┅丢出来了┅”杨菲突然娇呼,她搂紧韩林,身子像是抽
搐,又像是打冷颤似的。

    韩林只觉得她牝户深处,涌出一股热流,这些水滑滑的,浸泡着他的龟头。

    “我┅我也不成了┅”他突然感到丹田、脑隙一阵甜畅。

    韩林本想运气阻止泄精的,但四肢百骸已不受控制。

    他狠狠地大力的捣多几下。

    “哎┅哎┅啊┅”杨菲似乎受不了,头一歪,像是死了过去。

    而韩林一阵抽搐,断断续续射出又热又浪的精液。

    两个人身上都是汗,都不想说话,只有重重的喘息声。

    韩林的阳具并没有抽出来,他还是插在她牝户内,让那宝贝慢慢变软,然后滑了出
来。

    杨菲躺着动也不动。

    过了一支香的时间,她才睁开眼∶“我┅好辛苦┅”

    她搓揉了小腹几下,一道白涎从她牝户流出,流到她的大腿上。

    杨菲并没有即时去抹下体,她先拿起一块素帕,替韩林抹凈龟头,然后再去抹自己
的私处。

    床褥上明显湿了一大片,有些是韩林的阳精,有些是杨菲的阴水。

    “好美人,不如我替你赎身,带你返回陷空岛好不好?”韩林爱怜地搂着她。

    “不要┅”阳菲叹了口气∶“我们这些青楼女子,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点朱唇万客
尝。你这大侠,不到几天就讨厌小女子了。”

    她眼珠一转∶“希望你记着,替我杀了麦一刀这厮!”

    韩林这时有些犹疑起来了。他先前性慾沖往兴头上,以为随便答应一句,可博佳人
欢心。但现在杨菲苦苦相迫,他心中想∶

    “风尘女子┅找我出头,假如我和麦一刀结下樑子,回到陷空岛一定给大哥责骂┅
哎┅自己是江湖中人┅牙齿当金使,又不能够不守信用┅”

    韩林正在苦恼时,那个麦一刀已经出现在丽花院内。

    麦一刀亦是三十齣头,他面色比较黑,嘴上有两撇鬍子,并没有带同手下。

      母见到他,面色一变∶“麦大英雄,你找杨菲来了?”

    麦一刀微微一笑,从怀里掏出一块半两重的银子∶“你还不叫杨菲出来见我?”

      母陪笑∶“杨菲好像有点不舒服┅但┅麦英雄既然来了,老身就去找她出来。”

      母三步并作两步,就去杨菲的房。

    杨菲正在穿回裙子,就听到敲门声,韩林仍大模大样的躺在床上。

    “谁?”杨菲拉开门。

      母在门外低声∶“菲菲,麦英雄来找你了。”

    杨菲失色∶“他来了?”

    她俩的声音虽然小,但躺在床上的韩林,却是句句听得清楚。

    他猛地插嘴∶“菲菲,不要出去!  母,你回报麦一刀,就说杨菲给我包了,大爷
还要替她脱籍。”

      母有些为难,杨菲亦不知怎样才好。

    就在这时,响起了麦一刀的声音∶“我飞虎帮麦一刀的女人,谁人要包了?”

    韩林想不到对方会擅入杨菲闺房的,他马上穿裤穿衣。

    麦一刀扬手,抽出腰间的长刀∶“是谁玩我的女人?”

    韩林虽然狼狈,但身手亦不慢,他穿回裤子,光着脚就抽出佩剑∶“我是陷空岛的
韩林。”

    “哈!陷空岛的竟然和飞虎帮的做了老契。”麦一刀手上的刀一挥,一招开山劈石
就劈向韩林。

    韩林身子一滚,避过了这一刀。

      母吓得面如土色∶“大爷手下留情。”

    麦一刀一招未得手,马上又连施三招,这都是滚堂力的精妙刀法。

    韩林长剑一挥,亦使出白日贯虹一招,直攻麦一刀。

    “这房太窄,不好施展,有种的,咱们到外边去比试。”韩林叫了一声,就穿窗而
出。

    麦一刀亦跟着出了去。

    妓院中人知道打架,自然是鸡飞狗走。

    丽花院本有一群爪牙、护院的,但两个黑道头目火併,亦不敢插手。

    麦一刀满腔怒火,下手自然是快、狠、辣。

    而韩林刚在床上泄了精,自然有点疲累,百招过后,气力有点不继。

    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是走为上着。”韩林突然点出三剑,跟着就跃上瓦面。

    麦一刀见韩林不支,心中亦盘算∶“赶狗入穷巷,对两方都不利。这陷空岛的人,
被我打得光身赤脚而逃,也算是输了。”

    麦一刀避开韩林的剑,突然从袖里射出二柄飞刀。

    这种连环子母刀是他成名暗器,可怜韩林气力不支,波的一声,小腿便中了一柄飞
刀。

    这刀虽未中要害,但仍深入腿内半寸,韩林惨叫一声∶“麦一刀,你有种,这刀之
仇,我一定要报。”

    他忍着痛,跃下瓦面走了。

    麦一刀还刀入鞘,铁青着脸,走到杨菲的房来∶“这究竟是怎麽回事?”

    杨菲哭得像个泪人儿。

    “这姓韩的,今午就到丽花院来,指定要找奴婢┅”杨菲鸣┅鸣的∶“我知道麦大
爷近日一定要来,所以推了这姓韩的。”

    “想不到他会武功,打了院内的龟奴一顿,奴婢是青楼歌妓,又不懂武功,只好┅
屈服在他的淫威下┅”

      母亦插嘴∶“麦大侠,杨菲是个弱女子,怎能反抗┅你大爷就原谅她吧。”

    麦一刀面色稍缓和∶“他┅他有没有和你┅”

    杨菲摇了摇头∶“奴婢没有将身子给他┅”她讲大话(说谎)时,面也不红。

    “这人┅好过分┅他┅他强迫奴婢用小嘴给他┅我受不了。”

    杨菲又大哭∶“麦一刀,假如你当我是你的女人,我┅我要你杀了这韩林。”

    杨菲涕泪交流∶“我被他所迫,只好┅哎┅我差一点给撑死了。”

    麦一刀突然手一扬,“拍┅拍”打了杨菲两巴掌∶“你给我洗乾凈臭嘴。”

      母十分识做,她掺扶着杨菲∶“来,洗乾凈口,再来陪麦英雄。”

    杨菲哭着离房,而龟公亦打理好桌面,再送上酒食。

    麦一刀独坐着喝闷酒。

    而杨菲除了漱口外,马上找水将下体洗得乾乾凈凈。

      母还不放心,又用鼻子闻过杨菲的牝户,肯定没有精液味了,才替杨菲打扮、添
妆,叫人将杨菲送入房。

    杨菲洗乾凈了身子,又化了妆,虽然眼睛还是红红,但又恢复了娇态。

    她一进房,就扑进麦一刀的怀中∶“你不原谅我,把我一刀杀死好了!你好久才来
一次,我虽然洁身以待,但┅开妓院的一定有恶客,我┅我避得几次?”

    杨菲穿得少,胸前两团肉,不断揩在他宽阔的胸膛上。

    麦一刀一低头,恰好看到杨菲的乳沟,她裙内只有胸兜,从上往下望,恰巧看到两
团白肉及腥红的乳头。

    杨菲怕麦一刀还发怒,她握起麦一刀的右手,一按就按在自己的乳房上。

    麦一刀没有缩手,他的手紧紧握着她一只奶子。

    “不要生气,奴婢好好服待你。”杨菲伸长颈,将朱唇吻在他的嘴上,她伸出舌头
来,不停的舐在他紧闭的唇上。

    麦一刀由她舐了一盏茶的时分,突然一抱,将杨菲拦腰抱起走向床。他重重的将杨
菲扔在榻上,大力的扯下她的衣裙。

    “唔┅啊┅”杨菲略为挣扎,就让麦一刀剥了个乾凈。

    她并起双腿,遮住牝户。

    麦一刀的眼中,露出熊熊慾火来,他突然蹲在床边,扒开了杨菲的大腿。

    “你┅啊┅啊┅啊┅”杨菲娇呼了一声,她两腿擘开,阴唇大张,那红彤彤的肉洞
就在麦一刀目前尽露。

    麦一刀金睛火眼的望着她的牝户好一会,突然,他将鼻孔凑到她肉洞前。

    “不要┅不┅”杨菲嘴里轻呼着,但没有抗拒之意。

    麦一刀将鼻子向着她的牝户,深深的闻了十来下。

    “噢┅噢┅”杨菲身子抖颤起来。

    他鼻孔呼出的气息,喷在她的阴唇上,弄得她又痕又痒。

    麦一刀闻了又闻,他似乎要查清楚,杨菲是否让韩林有过雨露之欢。

    麦一刀闻不出她牝户有男人精液的气味。

    原来  母拉杨菲去清洗时,除了用热汤洗下体外,还用酒去擦。酒擦在阴户上,可
以除男精的气味,跟着再用水沖洗,杨菲下身,反而有淡淡的酒香。


《决斗》(三)

    麦一刀虽是仔细,但他果然闻不出,他只闻到杨菲牝户有酒味,有酒味就显示无所
事。妓女陪客喝酒,酒吃下肚里后,下体很自然亦有酒味。

      母这招,果然将麦一刀骗了。

    他突然将嘴碰上她的牝户。

    “哎┅哎┅不要┅啊┅你要我的命┅啊┅”杨菲狂叫起来。

    她双腿一夹,就夹着麦一刀的头。麦一刀的唇上是有两撇鬍子,鬍子是硬而粗的,
擦在嫩嫩的阴户上时,难怪杨菲死去活来。

    麦一刀的头左摇右摆,将嘴上的鬍子,像擦子一样擦落她的阴唇上。

    “啊┅啊┅你饶了我┅不要折磨我┅”杨菲大叫∶“饶命!”

    麦一刀没有饶她,他的嘴几乎钻进她的牝户内,两撇鬍子不断在她阴道内擦。

    “呀┅尿了┅”杨菲又是一阵狂叫∶“我┅尿了┅”

    杨菲当然不会喷尿!

    不过,麦一刀的两撒小鬍子在她牝户内揩来擦去,她被弄得高潮如泉涌。

    “啊┅啊┅我死了!”杨菲的睑一红,她下体射出一股热流。

    这股热流喷得麦一刀满嘴满鬍子都是。

    她泄出的是阴精!那是滑潺潺的液体,但没有尿臊味。

    “香!真香!”麦一刀没有怪罪杨菲,反而伸出舌头,舐了舐留在鬍子上的液体。

    杨菲羞得双手掩面∶“我不要来了┅你┅你弄得人家流尿!”

    “哈┅”麦一刀似乎满意自己的调戏了,他用一把口,就把京口名妓杨菲弄得泄出
了阴精,他笑得很开心∶“你这骚货,还未试过肉棒儿的滋味呢!”

    杨菲掩着涨红的粉脸∶“我不要┅我不要来了┅你弄得人家把床都尿湿了!”

    她屁股下的綉榻,果然是有一大片水渍,淫水的水渍。

    麦一刀坐了起来,解下自己的裤子,他的阳物仍是软软的垂在胯下。

    麦一刀的阳物不很粗长,和韩林相比,起码差了一大截。

    “来!给我暖一暖肉棒子!”麦一刀握着自己的宝贝,吩咐杨菲。

    她呶了呶小嘴,跪在床畔。

    杨菲捧起自己的乳房,夹着麦一刀的阳物。她用乳沟的热力,左右的“烘”着他的
东西。

    “啊┅是了┅啊┅”麦一刀仰天呻吟。

    杨菲除了用乳沟去温暖他的阴茎外,又用奶头去戳他的龟头。奶头戳在龟头的嫩肉
上,麦一刀的命根子慢慢地勃了起来。不过,他的宝贝虽然昂了起来,也才有四寸长。

    杨菲似乎是驾轻就熟的。

    他阳具勃了起来,她一见他有反应,马上就转过身子。杨菲将她雪白的屁股,向着
麦一刀。

    她的屁股很厚、很浑圆、很肥大。麦一刀的手,摸在她的肥臀上,他起先是轻柔的
摸┅跟着,突然大力的掴落肥屁股上。

    “哎唷┅”杨菲痛叫起来。

    “拍、拍”麦一刀连环挞了十多下,杨菲那雪白的屁股,都是淡红的掌印。

    “哎唷┅哎唷┅”杨菲娇呼连声,他是大力的挞她。

    麦一刀虽然手掌亦痛,但他的阳物,就昂得更直。

    “哎唷┅够啦┅哎┅”杨菲呻吟起来。

    就在这时,麦一刀握着自己的东西,大力的向前一挺。

    “呀┅呀┅”杨菲哀叫起来,她眼角泛出泪水,十手紧握着床上的綉被。

    麦一刀是舍正路而弗由,可怜杨菲的后庭,还是乾涩一片,他的肉棍虽不粗大,但
插入没有水的地方,倒是寸寸艰难。

    “哈┅”麦一刀拚命再挺,他的宝贝有三分一插了进去。

    而杨菲就连冷汗也冒出来∶“麦大爷┅轻点┅受不了┅”

    “你怕吗?哈┅”麦一刀握着阳具末端,再大力的一送!

    “呀┅呀┅”杨菲大叫起来,那似是撕心裂肺似的痛!

    麦一刀的阳具全送了进去,杨菲的壳道是紧紧的,夹着他的阳具。

    他一抽送,她就杀猪似的喊叫起来∶“轻┅点┅麦大爷┅奴婢┅肠子┅也给弄┅弄
穿了┅”

    杨菲眼泪直流,讲话口颤颤的,一点也没有做作,她的确很“辛苦”。

    “哈,你这风流洞,最合我麦一刀用┅”他狞笑着,又挺了两挺。

    杨菲又嚎叫起来∶“哎┅我死了┅我受伤了┅”

    麦一刀毫不怜香惜玉,他又连连抽送多十几下,杨菲痛得几乎晕了过去。

    麦一刀扶着她的腰,用力的乱挺,而杨菲已经软软的趴了下去,她的屁股已经不能
屹起,她哭了出来∶“大爷,饶命┅饶命┅”

    杨菲的哀求是发自内心的,但麦一刀没有丝毫怜惜,他兜着她的腰,狠狠的插┅

    她昏过去前的一刻,麦一刀亦射出精液。

    他的东西在她体内变软、缩小,滑了出来,麦一刀才鬆开手。

    杨菲趴在榻上,她痛昏了!

    麦一刀似得到了满足,他穿回裤子。

    “美人儿┅”麦一刀拿起了红烛烛台,他将红烛倾侧。那些烛泪熔下来的蜡油,就
滴落杨菲的大屁股上。

    “哎唷┅”杨菲的肥屁股给烛泪烫得红一片、白一片,她醒过来了,麦一刀这才停
手, 慢的帮她撕去屁股上的烛油,杨菲只是伏在枕上呜咽。

    麦一刀没有阻止她,一个嫖客,嫖着一个痛哭的妓女,本来不是一件开心的事,不
过他就十分享受。

    他撕光滴在杨菲屁股上的蜡,才掏出一锭银子来∶“好好的休息几天,迟些我才来
看你,记往,我来的那天,你不许接别的男人!”

    麦一刀说完就走了。

    杨菲趴在榻上淌泪∶“姓麦的,我一定要杀了你┅呜┅呜┅”

    妓院内的人,是知道杨菲的苦况,但青楼卖笑,就是这样。

    韩林中了飞刀,流了不少血,他走了半里后才停了下来,撕了幅衣襟,包好伤口。

    “陷空岛的人,知道我嫖妓受辱,我┅我哪里还有面子?”韩林坐了下来∶“飞虎
帮麦一刀┅我一定要报一刀之仇!”

    韩林没有回陷空岛,他去找拜把兄弟马空群,韩林没有讲召妓之事,只是说麦一刀
挑衅,自己敌不过他。

    “飞虎帮麦一刀?”马空群向韩林献计∶“这人好色,家中虽有美女,还不时逛妓
院,要剃他眼眉,不如掳他的美妾做人质!”

    韩林面色一喜∶“好!他的美妾姓甚名谁?是否住在飞虎帮内?”

    “不!麦一刀的少妾叫婉儿,住在飞虎帮大寨外三里,假如你要掳他的妾侍,就要
快动手。”

    韩林会意,两人就向飞虎帮而来。

    麦一刀离开妓院后,阴差阳错,他并没有回飞虎帮去∶“韩林受了伤,一定回陷空
岛,我必须快他一步,截着他,解决这宗事件!”

    麦一刀向东走,而韩林就往西。

    五天后,韩林已到飞虎帮外,他的脚伤也已好了七七八八。

    在马空群指点下,韩林摸到麦一刀妾侍所住的居所。

    韩林决定孤身夜探。

    “马大哥┅”他对马空群说∶“这是我和姓麦的结的梁子,掳他少妾的事,就由我
一人负责!”

    掳人妾侍,究竟是见不得光之事,马空群亦乐得由韩林一人去干。

    初更时份,韩林就摸到婉儿的香闺。

    这个婉儿本是个农家女,因有几分姿色,被麦一刀用十两银子买下做妾。但麦一刀
的正室十分善妒,所以他只好安置婉儿在山寨附近。

    麦一刀派了几个喽罗负责保护婉儿,但日子久了,喽罗们都没有防备。

    韩林来到婉儿居所时,她还未睡。他伏在屋顶上,揭开一块瓦,偷窥屋内情况。

    婉儿穿着胸兜,亵裤坐在床前修脚甲。

    女人没有事做时,多数喜欢修剪自己的手、脚!

    婉儿的足修长、脚虽然稍大了一点,但很白!  
  
  
《决斗》(四)

    韩林由上往下望,看到婉儿的纤足,不禁抨然心动∶“这姓麦的,家里有这麽美的
妾侍,还要去嫖妓,真是暴珍天物!”

    韩林看看婉儿的赤足,淫心大发,他心想∶“就等你上床之后,我才行动!”

    婉儿修剪完十只足趾后,吹熄了  烛就要睡了。韩林跳了下来,用剑撬开窗门,跳
了进去。

    “谁?”婉儿叫了一声,但就被韩林点了她身上四处穴道。

    她昏睡过去。

    韩林写了一函在墙上∶

    “一刀之仇不共戴天,掳你少妾留用一二天,如想了断,九月初二到伏牛山巅!”

    他挟着婉儿就走,飞虎帮的人,没有人知道婉儿被掳。

    韩林在附近找了个山洞放下婉儿。

    “飞虎帮的人,发觉不见了人,一定向前追寻,岂料┅我掳着他的少妾就匿在飞虎
帮範围内!”韩林十分得意。

    他在山洞内燃起了一堆火,然后细看婉儿。

    婉儿皮肤比较黑,不过相当健美,她昏睡时胸脯不停起伏。

    韩林忍不住,一手扯下她的胸兜,婉儿两个肉球弹了出来。她双乳似笋形,奶头和
乳晕很大片。

    韩林将婉儿的亵裤扯了下来,她的牝户亦呈现出来。婉儿的阴毛十分浓密,将她整
个牝户遮着。韩林忍不住伸手拨开她的阴毛,那两扇阴唇是紧闭的,他用中指往里挖了
两挖,有点濡湿。

    韩林突然一拍,将婉儿的穴道解开。

    “啊┅”婉儿似乎还未习惯洞内的黑暗,当她见到面前的男人时,突然娇呼一声∶
“你这淫贼┅你┅你是谁?”

    韩林扭着她的豪乳∶“一个想找麦一刀报仇的人,假加你不乖乖的顺从我,我一扬
手,就可以把你杀掉!”

    婉儿虽不是三贞九烈,但在这环境下,她还想免除受辱∶“你┅你知道我丈夫是谁
吗?还想淫人妻子?”

    韩林狞笑∶“我就是要淫人妻子!”他双手一握,就捏着婉儿双丸∶“你不从我,
我一发功,就在你胸前留下两个血洞!”

    他掌心发出的热力,倒像火烫一样,烫得婉儿又点头又摇头。

    韩林双掌搓揉着她的乳头,婉儿挨了片刻,又感到一阵阵的快感。

    他掌心的热力,搓在她的奶头上,使她的乳蒂慢慢凸起,婉儿索性闭上眼睛,一任
韩林施为。

    “这骚货已经起水,好,就要把她学杨菲一样,给我品品肉箫!”韩林突然放开了
手,去解开自己的裤头。

    婉儿因闭上了眼,看不到韩林的动作,只感到他在搓捏自己的奶房。谁知她张眼一
看,就见韩林握着一根紫黑色的大物,正对着自己的小嘴。

    婉儿懂得床第之事,她想摇头说不,但一张嘴,韩林的肉棍就塞入她小嘴内。

    “呜┅噢┅”婉儿只闻到一阵猩味,有点呕心。

    “浪货,你好好的给我尝尝肉棍,假如你敢用牙去咬,我一掌拍碎你的天灵盖!”
韩林叱喝。

    婉儿的小嘴被撑得满满的,口涎不断淌出来,她不敢不从,只好轻吹着那根半软半
硬的肉棍子来。

    “真好┅”韩林开目轻呼。

    婉儿吮得两吮,那阳物在她口腔内变粗变长,直挺到她喉咙蒂来。

    她急忙吐出,咳杖了数声。

    “你找死?”韩林发怒了。

    “大爷┅你那东西太粗了┅把我撑得透不过气来┅”婉儿连忙解释,她张嘴再含着
韩林的玉茎。

    她品箫的功夫甚为粗劣,只识不停的吮,但韩林冲动在头,倒也觉得有快感。

    那婉儿双手握着韩林的阴囊,倒也吮得“啧、啧”有声。

    韩林见她眼角含春,自己亦有八、九分光景,于是把她一推,就按倒在地上。婉儿
放开了嘴,只见韩林一压,就压在自己身上,她急忙张开两腿来迎。

    人在生死关头,那还管得什麽贞节!韩林的肉棍在她小腹上揩了两揩,然后一挺!
“啊┅雪┅雪┅”婉儿就娇呼起来。

    他运功一挺,那肉棍儿直挺进她牝户内。婉儿只觉一巨物直插到花心,她本能的将
腿一夹。

    韩林大乐∶“摇呀!不摇就杀了你!”

    婉儿无奈,只好扭动屁股┅

    韩林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因为他正在偷“仇家”的女人!

    婉儿扭臀摆腰,亦感到有点气喘∶“哎┅哎┅”

    韩林将她的腿一提,搁到自己的肩膊上。

    婉儿起初略为挣扎∶“不要┅你的东西┅会顶穿┅我肚子┅哎┅哎呀┅”

    但韩林慾火在头,又怎容她闪躲,他兜着她的屁股,狠狠的直插十多下。

    “哎┅啊┅啊┅”婉儿只觉子宫颈被连连顶中,腹内一阵又痒又隐隐作痛,她两眼
翻白,几乎昏死过去。

    但韩林见她眉丝细眼,还以为她“十分受用”,又大力的抽送多几下。

    “哎┅哎┅我受伤了┅哎呀┅”婉儿两眼一翻,当堂昏死!

    韩林一摸她的额头,一片冰凉,他慌忙放下她∶“这婆娘不能弄死,唉,慾火又难
消,如何是好?”

    韩林捉掌运气,贴在婉儿小腹下,片刻后,她“嘤咛”的醒过来,急忙用双手搓揉
着小腹∶“大爷┅你好粗暴!”

    韩林冷笑∶“你受不了,我这下边还未泄火呢?”他指着半软半硬的肉棍。

    婉儿用手掩着牝户∶“不┅不要┅你再捣进去,我的肠子就隐隐作痛┅不┅”

    她面露惊惶之色,看样子不像是作伪。

    韩林面有得色∶“我也不想  死你,不过,男人不泄,是很难受的,你就给我啜出
来吧!”

    他将肉茎一挺,就要婉儿用口去“啜”。

    她无奈张嘴,将湿滑滑的龟头含着。

    女人就是这样,在求生之时,娇媚的功夫做到十足。婉儿品箫功夫虽然差,但胜在
落力,她又舐又吮,弄得韩林享受不已。

    她吮了半顿饭的时间,韩林突然打了个冷颤∶“噢┅噢┅这宝液┅都赏你吧┅”

    他身子一抽搐,就朝她口腔内发放。

    “呜┅噢┅”婉儿猝不及防,满嘴都是白浆,

    有的呛在喉咙内,随气管上提,她“哇”的一声,鼻孔流出韩林的宝液。

    另一些她咽了下肚,但大部分从她嘴流了出来。

    因为婉儿含着龟头直吸,所以韩林射的精比平日多了一半。

    他泄精后,有点疲累,韩林心想∶“假如我这时小睡,难保这婆娘不偷走,一定要
想个两全其美之策!”

    他于是从怀上取出一绳索(本是用来飞檐走壁时用),将婉儿 了个结实。

    (看官,韩林绑的方法,是先用绳盘过婉儿牝户,再在双肩上打两结,然后反梆着
她双手,手法和现在的“倒吊”有异曲同工之好!)

    婉儿一挣扎,盘在牝户外的绳,就将她的阴唇弄得隐隐作痛,所以她只能栽在火堆
旁,两人就此睡到天明。

    天亮后,飞虎帮的人发觉麦一刀的妾侍不见了,又看到韩林的留书,于是飞鸽传书
到各分舵,转告麦一刀。

    麦一刀还未到陷空岛範围,就收到消息,他大怒∶“姓韩的,这算什麽江湖道义?
你打我不过,就掳我妾侍留用三天?这仇誓不两立。”

    他马上兼程返飞虎帮来。而飞虎帮的人,亦以为韩林掳了婉儿,一定是带回陷空岛
去,亦出动人马去追。

    谁知韩林竟在飞虎帮地头一个山洞内,好不逍遥快活。不过,他就委託马空群快到
陷空岛去,把兄弟们都找来,要和麦一刀决一死战。

    因为有马空群替韩林打点,所以飞虎帮的人,一直发现不了韩林蹤影。

    可怜那婉儿,白天被绑住,晚上就成了韩林的洩慾器。起初,他迫她用口来解决,
到后来,又要再捣“风流洞”。

    婉儿几番哀求∶“太长了,我受不了。”

    韩林想了想∶“不如我用布,在阴茎上打个结,这样,大棍子就不会全插入你牝户
内,你也不致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   婉儿肉在砧板上,只能由韩林为所“欲”为。

    韩林在阴茎末端,离阴囊还有寸许位置,用布打了个结,再插入婉儿牝户内,她果
然可以承受。

    女人就是这样子,起初是捱不惯,到后来,就万分享受,婉儿试过滋味后,慢慢觉
得昔日麦一刀的不济。

    麦一刀兼程返飞虎帮,途中,他突然想到∶“我兴姓韩的结下仇怨,全因京口名妓
杨菲,不如,我先捉了杨菲,假意用她来交换婉儿。”

    “这韩林一定中计,那时,救回了婉儿,其他的都不必顾忌了。”

    麦一刀于是再到“丽花院”内,找到  母∶“我要包杨菲半个月,这锭银子该有十
两,  母,你答不答应?”

      母陪笑∶“麦大侠,你要带走杨菲,不如替她脱籍,到时,她一生一世跟着你,
麦大侠,替杨菲赎身,三十两银子就够了。”

    杨菲在内堂听到麦一刀要替她脱籍,自然千万个不愿意∶“这厮是变态的,假如他
买我回去,我能耐几番风雨?”

    她示意  母将脱籍钱加至九十两,九十两不是一个小数目,麦一刀当然没有这麽大
的手笔。


《决斗》(五)

    他失望的离开妓院,心中就想到∶“明买不可,我可以暗偷!”

    他这晚就带备迷香,蒙了面,穿上夜行衣再到杨菲闺房来。

    杨菲这时刚好接了个盐商,两人在房内吃酒、嬉笑。

    麦一刀突然穿窗而入,一掌打倒了盐商,跟着点了杨菲的迷昏穴,挟她穿窗逃走。
盐商急忙找  母。

      母恨恨的∶“一定是麦一刀所为,我们是开窖子做生意,这样抢人还有皇法!”

    “要制服这些江湖人物,必须找包公包大人。”一个龟奴建议。

    她和龟奴商量后,决定报案!

      母备了状纸,将麦一刀求借杨菲不遂之事写得明明白白,再找包公出头。

    包公于是命令展昭插手这件事。

    陷空岛韩林和飞虎帮麦一刀的事,亦传遍黑白道。大家都在猜“九月初二,在伏牛
山顶,会流多少血?”

    韩林淫辱完婉儿后,回味万分!

    “这女阴道短而窄,插三几下就吃不消,麦一刀有此妾侍,真是前生修来。”他又
暗暗后悔∶“今番我汙了婉儿,梁子结得更深,看来伏牛山巅之战,一定非杀麦一刀不
可,否则,他四处说我掳奸他的妾恃,定遭江湖好汉耻笑!”

    韩林鬆了婉儿的绑,决心送她回飞虎帮。

    往另一方面,麦一刀挟着杨菲上路,他包了一马车,星夜赶回山寨。

    杨菲蜷蛐在车厢,亦是心悸万分∶“我挑拨韩林与他火併,这姓麦的,会不会杀了
我?”

    为了求生,杨菲故意将小腹 高,裙摆掀起,露出粉白的大腿!

    麦一刀本来满苦恼的,但看到她的撩人体态,不禁淫心大起∶“好!就在马车厢内
‘干’你这骚货!”

    他一手就提起杨菲的足踝,剥下她的绣花鞋。

    “啊┅唔┅唔┅”杨菲轻叫了两句,她故意将下身再 起。

    “只要他迷恋我的肉体,这姓麦的就一定不会杀我┅”杨菲心中有了主意。

    麦一刀剥下了她的白袜,杨菲的足趾白而修长,他张嘴就吮她的大足趾。

    “唔┅啊┅”杨菲呻吟起来,她另外一足一勾,就勾着麦一刀的颈,他鬆开了口。
他从她的脚背开始吻上去┅

    麦一刀的唇,碰上了她滑不溜手的小腿,他伸长舌头、舐,往上舐┅慢慢地钻入了
她的裙内。

    “噢┅啊┅”杨菲双手一按,按在麦一刀的头∶“大爷┅不要┅我┅我那里还没有
洗┅”

    麦一刀含糊的应了一声,他一边舐,一边轻咬她的大腿。

    杨菲的心跳加速。

    她是妓女,从来没有男人闻她的“牝户”,但此刻,麦一刀的鼻息,就在她大腿尽
头乱喷。那一股热热的气,喷在她的阴唇外,令得她十份受用。虽然她身上还有亵裤阻
隔,但扬菲只觉阴唇收缩,她不期然就分泌出淫汁。

    “热啊┅”她轻呼着,自己解开衣带。她的裙子向左右敞开,露出桃红色的胸兜。

    麦一刀的嘴,并没有触及她的阴户,他只是吻她的大腿,舐她的腿弯。杨菲身子抽
搐,她亵裤的裤裆,明显的湿了一片。

    她两眼翻白,气喘得更急了!

    麦一刀的手,解开了她亵裤的裤带。

    杨菲牝户不单止流“水”,还发出气味来,这一股气味似香非香,似臊不臊。他解
开她的小裤子,这股气味就更浓烈了,瀰漫整个车厢。

    “你这骚货子,我和韩林结怨,都是为了你。”麦一刀突然将她的身子一翻,要她
屁股朝天。

    “喔┅不┅”杨菲知道他的癖好,她想挣扎!

    “啪、啪、”但麦一刀已蹲坐起身,他按着她的腰,手掌就挞在她肥肥白白的屁股
上。

    杨菲臀部肉厚而浑圆,少许花纹也没有,他大力的挞下,马上就有淡红的指印。

    “哎唷┅哎唷┅”杨菲呻吟起来。

    “我先不碰你的骚洞。”麦一刀狞笑起来,他用手指一抓,就抓着她的臀肉∶“你
的肉洞是万客尝,我贪的是你的屁股。”

    他双指一夹一扭,杨菲痛得连泪水也标了出来∶“啊哟┅不┅”

    麦一刀没有停手,他向者她最厚肉的地方又是一拧。

    “哎唷┅”杨菲鸣咽着哭了出来∶“不要┅”

    她的臀部已经是又红又瘀,但麦一刀却是越来越兴奋,他裤裆已隆起!他停止扭她
的臀部,他的手指却撩向她屁股中间。

    “喔!”杨菲又轻叫了一声。

    麦一刀没有用暴力,他的手指沿着她的股沟不停的扫,这使她又痕又淋。当屁股被
手指扫来扫去时,那麻痒的感觉,和捱打时的感受,恰似有天壤之别!

    “啊┅啊┅”杨菲又是一阵抽搐。

    “我爱的是你的粉臀,这东西好美┅”麦一刀的手,轻柔地扫在她的屁股上。

    杨菲的屁股变得十分受用。

    他更俯下头来,轻吻她臀部的肉。

    “啧!”麦一刀除了啜之外,又伸长舌头去舐她的股沟。口水淌了下来,弄湿了她
的屁股。杨菲不自觉的,就挺高她的粉臀。

    麦刀吻了又吻,他爱不释口。

    杨菲只变得轻飘飘,就在这时,麦一刀已蹲跪在她身后┅

    他突然兜着她的腰,用力一挺。

    “哎唷┅”杨菲大声呻吟起来,这一下,彷佛似刀子插的感觉。

    她只感到阵阵灼热,伴着阵阵剧痛。

    “不要┅不┅”她双手直抓着马车的扶桿,她热泪流了出来。

    麦一刀似乎十份亢奋,他兜着她的腰,勇猛地挺了又挺!

    “哎┅哎┅哎呀┅”杨菲痛得手脚乱摆。

    “啪、啪”麦一刀的肚子,拍击着她的屁股,发出清脆的“啪、啪”声响。

    那“小道”是紧而窄的,他大力的挺入后,就被肉壁紧紧的裹着。杨菲的嫩肉裹着
他的龟头,箍得紧紧的,男人最喜欢是紧!

    他只能拔出肉茎少许,然后又插回去。但杨菲对于这些撞击,已经要死去活来。

    她每承受一下冲击,就痛得热泪猛流∶“哎┅麦大爷,饶了我┅哎┅”

    她身子痛得趴了下去∶“饶命!”

    “你这骚货,也怕嫖客┅大?”麦一刀狞笑,他又连连用力挺。

    “我受不了┅真的┅没有骗你┅哎唷┅哎┅”杨菲哭叫∶“我受伤了┅啊唷┅”

    “你讨厌我这样玩?”麦一刀又挺了两挺。

    “是┅啊┅啊┅不┅”杨菲头乱摇!

    麦一刀停止了抽送,他双手伸向上前,兜住杨菲双乳。她的奶头是软软的,没有发
硬凸起,他搓弄着她的乳房!

    麦一刀不是怜香惜玉,他怕自己再抽送,龟头的摩擦加剧,他就会泄精。

    杨菲一点快感也没有。

    “哎┅哎┅”她喘着气∶“你┅你以前有涂油的┅现在┅没有油┅痛┅”

    麦一刀虽然没有抽送,但他亦成为强弩之末,他突然觉得一阵快感∶“噢┅噢┅我
要丢了┅”

    他身子连连打了几个冷颤,一道热浆断断续续的射入她肚子内。

    “喔┅呵┅”杨菲趴在车厢内,混身是冷汗,她动也不能动。

    麦一刀亦趴在她背脊上喘息!他的阳物慢慢软下来,渐渐缩小┅

    麦一刀将阳物拔了出来,在杨菲的屁股上揩了两揩,跟着穿回裤子。

    杨菲虽然痛恨麦一刀,但她老于世故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继续哭哭啼啼,徒令麦
一刀反感,可能会辣手摧花。

    她用手掩着痛处,手心摸到血丝。

    麦一刀叱喝她∶“快点穿回衣服,咱们要投店吃饭了!”

    杨菲蹒跚的跟着麦一刀下了马车,麦一刀离飞虎帮大寨只有一天的路程,在路上碰
到的手下越来越多。

    而韩林呢,他思前想后,决定乘夜将婉儿送回去。

    他点了她的昏睡穴,将她扔在旧居前,韩林快定赶回陷空岛,找帮手準备和麦一刀
对决。

    他写了一封信,塞在婉儿怀中。

    “韩某能在飞虎帮中来去自如,目的证明武功绝不在麦一刀之下,婉儿现今完壁归
还,一刀之仇,在伏牛山顶了决!”

    他抛下婉儿后心想∶“还有七天就是决斗之期,我必须準备一下!”

    韩林是易容后,乘舟返回陷空岛的。

    麦一刀返回大寨后,见到婉儿,他怒不可止∶“那个韩林有没有汙辱了你?”

    婉儿哭得像个泪人儿,她起先是吞吞吐吐的,但麦一刀掴了她两记耳光∶“说,不
然杀了你!”

    她终于把韩林掳她到山洞,奸了她两次的经过说出来!

    麦一刀气得一拳打裂了桌面∶“姓韩的,我们誓不两立!”

    杨菲和婉儿吓得花容失色、缩在一角。

    “你两个都是祸水。”麦一刀突然迎胸一抓、抓着杨菲的两个奶子,将她硬生生的
提起∶“臭婊子,留你无用,你去吧!”

    他内力透掌而出,杨菲两个乳房被他抓得变了形,口吐鲜血而亡。
  

《决斗》(终)

    婉儿面无人色,混身抖颤。

    “你是人证,我不会杀你!”麦一刀坐了下来∶“我要在天下英雄前,数臭这个姓
韩的!”

    他命人将婉儿押回宅内,严加看管!

    “这口乌气,我┅我怎受得?”麦一刀铁青着脸∶“我一定要找个陷空岛女的来泄
洩慾,嫖她四、五度!”

    在韩林回到陷空岛前,事情又起了变化。

    起因是飞虎帮一个小头目,发觉陷空岛有个叫严化的徒众,在飞虎帮範围,讨了个
媳妇!

    小头目马上呈报麦一刀知道。

    “又是陷空岛的人?”麦一刀狞笑∶“严化成亲?哈┅我就抢新娘子开苞!”

    麦一刀点齐喽罗、掩至严化家中。严化武功平平,猝不及防,被麦一刀等人将他和
新娘子阿花,一併擒拿,浩浩蕩蕩押回飞虎帮内。

    “姓严的!”麦一刀挟着阿花∶“你岛大头目掳我少妾淫玩,今日我以其人之道还
治其人之身,你不要怨我,你怨韩林好了!”

    他下令将严化绑在房门外,自己就抱着阿花入房。

    严化双目喷血,大骂不绝。

    麦一刀将阿花扔在床上,他先将阿花点了迷穴,然后剥去她的裙褂。

    这个阿花虽然相貌平庸,但身材却很健美。皮肤虽黑,但一对奶子却甚大,而奶头
就似两粒红枣般大!

    阿花下体儘是浓浓的黑毛,将牝户遮得密实。她两腿肥而短,但屁股厚而圆。

    麦一刀用手拨开她的阴毛∶“阴唇还未翻开,果然是嫩货。”

    房外,隐约传来严化的叱叫∶“姓麦的!你不得好死!”

    麦一刀狞笑∶“好,你咒我?我就要你比死更难受!”

    他分开阿花两条大腿,用绳将足踝扎好,分左右的扎吊在床的帐钩上。阿花的牝户
虽然大张,但肉缝仍有阴毛所遮。

    “好,就叫你乐一点!”麦一刀一不做二不休,更在她的屁股上垫上两个软枕。

    然后,麦一刀再将阿花的手捆在床的两角,她就像个“大”字的摊开。

    麦一刀这时方解开她的穴道。

    阿花“嘤”的一声醒转过来∶“你┅你这恶贼┅你想干什麽?”

    麦一刀坐到床畔,伸手搓揉着阿花的大奶子∶“我想干什麽?哈┅你真美!”

    阿花哀叫∶“不┅小梦┅”

    房外的严化,心胆俱裂∶“阿花!”他哭了出来。

    麦一刀双手握不满她一只奶,他用两指拈着她的奶头∶“你两颗东西很鲜嫩,我倒
想咬一口试试!”

    他俯下头来,就咬着阿花的一颗奶头!

    “唉唷!”阿花痛叫一声,吓晕过去!

    门外的严化,以为麦一刀奸了进去,亦怒气攻心而晕厥!

    麦一刀咬在阿花最嫩的肉上,她乳房四周登时留下一圈牙印。

    他咬完后,又伸长手指去挖她的牝户。阿花牝户是较乾的,他中指在内挖了两挖,
倒流了一些淫汁出来。

    麦一刀手指全伸进去,他又撩了两撩。阿花的淫汁,慢慢的渗了出来。

    “哈┅”麦一刀乐得笑起来。

    他解下裤子,他的阳具是软软的垂下来的,他跪在阿花身旁,将肉茎在她面上擦。
阿花面颊受到龟头揩擦,悠然醒砖过来,她张开一看,就见麦一刀的阳具。

    “你┅你不要脸!”她怒叫!

    “你看来不受点苦,是不会收口的┅”麦一刀狞笑压在她的身上。

    “不要┅求你┅”阿花哭了出来。

    麦一刀没有发善心,他的阳具虽不太硬,但已斜斜的昂起。

    他握着肉茎,就在她牝户外擦来擦去!

    阿花手足被捆,不能挣扎,但她却似三贞九烈,他不断向麦一刀吐口水。

    “好,好!我就爱泼辣的女人!”麦一刀虽然一脸是涎沫,但他却反而亢奋,他用
手将脸上的口涎抹了抹,搽到自己的龟头上,他的阳具昂得更直了。

    “淫魔┅你不得好死!”阿花仍在骂。

    就在这时,麦一刀握着阳具狠狠的刺。

    “啊!”阿花两眼翻白∶“哎唷!”

    他的阳具强行插入她乾涩的牝户内,但肉缝很紧,他只能插入了龟头部分,阿花小
腹下已抽搐起来。

    “好,黄花闰女真紧!”麦一刀再握着阴茎,狠狠的一送。

    “呀┅呀┅”阿花狂嚎起来。麦一刀的阳具全插了进去,那就像是刀子捅进她下体
一样。

    他感到龟头溅上了一些热的汁液,那不像是淫水,那是血!处女之鲜血!

    严化疯了一样,他知道自己讨的老婆,始人尝了甜头,他大叫∶“麦一刀,我要杀
你十八代。”

    麦一刀的阳具插在阿花的牝户内,他并未抽动。

    阿花已经死了。

    她的大腿内侧有鲜血渗出,很少的血。

她的口亦有血流出,阿花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自杀。

    人死了,再奸下去亦没有什麽趣味,麦一刀爬了起来∶“死了倒好!”

    他解开绑着阿花手足的绳,然后抽回裤子∶“不是韩林先挑起,我也不会奸你。”

    他整理好衣服,然后打开房门,将阿花抱起,放在房外严化的跟前。

    她口还在滴血,大腿内侧及阴毛上,亦是点点腥红。

    “你┅你┅”严化疯了,他狂笑起来∶“好┅我无挂牵。”

    麦一刀命帮中手下押严化到五十里外,然后放了他,他变了疯子。

    严化的遭遇,很快就传到陷空岛。

    韩林这时亦回到岛上,岛主呼延武马上查询结怨缘由。

    韩林只讲逛窑子,召杨菲荐枕,给麦一刀撞上来,结果吃了飞刀一事,但他就略去
自己捉了婉儿姦汙这段情节。

    “这麦一刀够胆撕我陷空岛的面子?”呼延武决定点齐人马,到伏牛山顶去。

    陷空岛出动了近百人。

    飞虎帮方面,亦有百多众。

    决斗日期到了,到山巅来看热闹的江湖好汉,亦有百多众。

    展昭在赶路,他骑着马,飞快的赶往决斗的场地。

    在山顶,血战即将展开。

    陷空岛的人,誓要替严化报仇,人人摩拳擦掌。

    飞虎帮的党羽,气势就比较弱!

    两派打了起来,各数十死伤。飞虎帮先喊“停”。

    麦一刀向呼延武说∶“我只求和韩林决一死战,不希望兄弟有所死伤。”

    他将韩林汙婉儿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   韩林指他血口喷人!

    “好!我就带婉儿在各路英雄前作证。”麦一刀扬手叫带婉儿。

    呼延武有点疑惑的望着韩林。

    韩林提剑大呼∶“不要信麦一刀鬼话连篇,我愿兴他决死战。”

    “好!”呼延武下令兄弟分开,腾出空地让两人比武。

    呼延武扬声∶“双力不得插手,生死各安天命。”

    麦一刀亦吩咐手下∶“站开,莫阻碍决斗。”

    他提刀立式、杀气森严的瞪着韩林。

    韩林的气势比较弱。

    “乒乒乓乓”刀来剑往,很快就交了十多招。

    韩林渐渐抵敌不住了,他险象横生!

    麦一刀杀红了眼,刀刀进迫!“波!”的一声,韩林肩搏先中招。

    麦一刀先发招,他一记“九子连环”,单刀就迎头罩向韩林。

    韩林挥剑抵敌了一刀。

    韩林的剑已乏力,招架三招后,他大腿又中了一刀。

    “好,咱们就同归于尽。”韩林放尽,直击麦一刀。

    他力寸一乱,麦一刀斜斜一闪,一刀砍正韩林前额。韩林鲜血直冒,倒地身亡。

    麦一刀冷笑∶“你这淫贼,应有今日。”

    但,突然一条身影,掠进场中,来的正是展昭!

    “麦一刀,杨菲人呢?”展昭一面森严∶“你交不出人,就要跟我回开封府见包大
人!”

    麦一刀一怔∶“杨菲┅她┅”

    展昭踏上一步∶“人呢?”

    “我杀了!”麦一刀叱喝∶“我是飞虎帮中人,你敢捉我?”

    展昭亮剑∶“我就敢捉你!”他剑一挥,就直指麦一刀。

    麦一刀亦挥刀来迎,两人很快就斗了十多招,展昭明显佔上风。

    几招过后,麦一刀己经不济,“着!”展昭刺中他一剑,麦一刀单刀脱手,飞虎帮
的喽罗想拥上前救麦一刀。

    “退下!”麦一刀喝退众人∶“我不想各兄弟和官府结怨,退下!”

    他望着展昭∶“我亦是死有余辜,不过,我不能跟你返开封府。”他扬声∶“我杀
了韩林,亦杀了杨菲,两命换一命,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。”

    麦一刀举刀自刎,命丧当场。

    展昭本想拦阻的,但他知道江湖中人,宁要面,不要命!

    决斗者都死了,导火钱的杨菲亦死了,没有胜利者!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∼终∼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